皇港棋牌

<cite id="oqvhm"><video id="oqvhm"><nobr id="oqvhm"></nobr></video></cite>

<meter id="oqvhm"><ol id="oqvhm"></ol></meter>

<acronym id="oqvhm"></acronym>

      <acronym id="oqvhm"></acronym>
    1. <acronym id="oqvhm"></acronym>
        <dl id="oqvhm"><legend id="oqvhm"><blockquote id="oqvhm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dl>
      1. <var id="oqvhm"><ol id="oqvhm"><big id="oqvhm"></big></ol></var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oqvhm"></acronym>
          1. <var id="oqvhm"></var>

            散文隨筆網歡迎您投稿,文學的世界我懂你!=====>點此登錄投搞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>散文精選 >>抒情散文 >>我的老父親

            我的老父親

            2019/12/6 12:56:00   0人評論   查看334次 作者:楊宏潮

            父親去世十五年了,音容笑貌卻一直縈繞心中,每每想起父親,往事總在淚眼中浮現………


              “想想您的背影,我感受了堅韌;撫摸您的雙手,我摸到了艱辛;不知不覺您鬢角露了白發,不聲不響您眼角上添了皺紋……人間的甘甜有十分,您只嘗了三分……

              聽聽您的叮矚,我接過了自信;凝望您的目光,我看到了愛心;有老有小您手里捧著笑聲,再苦再累您臉上掛著溫馨……生活的苦澀有三分,您卻吃了十分……我的老父親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每當聽到這首歌曲,我總是難以抑制自己的悲痛,父親去世十五年了,音容笑貌卻一直縈繞心中,每每想起父親,往事總在淚眼中浮現……

              記得上高中的時候,曾動過輟學的念頭,起因非常簡單,就是因為和我要好的兩個同學不打算讀書了,于是,我們就相約回家?;氐郊依?,我說出了自己的念頭,父親半晌無語,只是默默地吸著煙。我感覺得出父親已經氣憤到了極點,因為在我偷看父親的時候,發現父親的手在微微顫抖。

             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,父親開口問:“為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我就用事先編好的理由說:“我不想您和我媽太辛苦了?!?

              父親說:“你知道我們辛苦,就更應該好好念書!”我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也不再說什么了,只是不停地吸著煙,直到母親喊我們吃飯,我才得到了解脫。

              吃完飯以后,我準備同父母一起下地干活,父親阻止了我,說:“地里的活不用你干,好好念你的書?!比缓缶屯赣H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我開始同父親冷戰,一天過去了,父親沒有說什么,兩天過去了,父親還是什么也沒說,一直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父親不聞不問、不言不語,我卻更加忐忑不安,不知所措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直到第三天早上,父親才來到我的房間說:“走,我送你去學校?!币娢覜]有動,父親又說:“你咋這么犟呢?如果你是學不動了要回家,我無話可說,可你不是這樣啊,你們初中的畢業生有成千人,就只有兩個應屆生考上了重點高中,你就是其中之一呀,我真的想不通你咋會這樣哩?!?

              我倔強的說道:“我就是不想念書了?!甭牭竭@話,父親可能是氣急了,甩手給了我一耳光,我抬起頭盯著父親又重復了一句“我就是不想念書了!”。

              說完這話,我看到父親的眼圈紅了,淚水掉了下來,我震驚了。在我的記憶里,父親是一個從來都沒有流過眼淚的人,無論生活多么艱難困苦,他都一直默默地拼搏著,甚至無師自通,掌握了泥水匠的手藝,并靠這個手藝掙錢貼補家用,可現在他卻……父親再也沒有說什么,扭頭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的我并不理解父親,反倒是覺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,于是冒著大雨哭跑到了外婆家。外婆一直都非常疼愛我,我想借助外婆的力量來壓服父親,可外婆卻對我說:“你這孩子,好好的咋就不想念書了?”

              我哭著說:“我就是不想念書了?!?

              外婆撫摸著我的頭說:“好、好、好,不想念就不念了?!?

              我一聽這話覺著有門,便就又對外婆說:“我爸還打了我一耳光?!?

              果然,外婆有點惱了,“不念就不念了,干嗎還要打我外孫呢,等你爸來了,我要好好地說他幾句?!?

              聽著外婆的話,我心里別提多高興了,脫口說道:“還是外婆疼我?!?

              外婆嘮叨著說:“你這孩子,你這孩子……”。

             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樣子,我的一個叔叔來到了外婆家,我叫了一聲“叔叔”就走了出去,也不知道叔叔和外婆說了些什么。直到外婆喊我的時候,我才又回到外婆的房間,只聽外婆對叔叔說:“告訴你哥,有啥話好好跟孩子說,千萬不要再打孩子了?!比缓笥謱ξ艺f:“有啥想法好好跟你爸說,別再學犟牛了?!?

              我說我不想回去,外婆說:“咋不聽話了?你要氣死外婆呀?”

              聽外婆這么說,我又流淚了。外婆中年的時候雙目失明了,老了老了又失去了兒子(我唯一的舅舅),在我上初中的時候,外爺也因病去世……外婆這一生已經夠苦的了,所以,從我懂事的那一天起,就再也沒有讓外婆生過氣,這次……于是就只好乖乖地跟著叔叔回家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家里,父親一直沒有說話,只有母親不停地勸著我,一把鼻涕一把淚,這時的我才真的懂得了“可憐天下父母心”的含義。從外婆家回來的第二天早上,母親悄悄地收拾好我的行囊,父親把行囊放在自行車上捆好后對我說:“走,我送你去學校?!闭f完推著自行車出去了。我沒有再違逆父親,悄悄地跟著父親回到了學?!?

              上大學后,家里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,雖說那時候上大學的花費還不是很大,可對于像我們這樣的家庭來說,那還是一筆不小的開支。那時候弟弟妹妹也都在讀書,父母要負擔起我們三個孩子的費用,確實十分困難。但在我的記憶里,只要是買學習用品,父親從來都沒有拒絕過我們,用多少錢就給多少錢,而且常常只多不少。尤其是我考上大學以后,雖然帶的錢夠花了,可父親還是時常寄錢給我,并寫信說“吃好點,好好學習?!蔽乙菜闶菦]有辜負父親的厚望,年年都拿獎學金,還被評為“三好學生”。那時候,放假回到家里,總聽村人說起父親爽朗的笑語,說父親好像總有用不完的力氣,農忙的時候,同母親一起下地干活,農閑的時候,外出去做一些瓦匠活……其實,我知道父親是一位勤勞善良而又沉默寡言的人,所以對村人的話語半信半疑。直到有一次回家聽母親說起父親的變化,我才知道父親還是一個幽默風趣的人。記得有一次母親對我說:“你回到家里了咋不同你爸好好說說話呀?!?

              我說:“我倒是想說呀,可一看到我爸嚴肅的樣子,就不知道該說些啥了?!?

              母親笑著說:“你們父子倆呀真有意思,你爸說他想聽你說說你們學校的情況,說說你的學習、生活情況,你卻說你不知道說啥。你知不知道,你放假回到家里的時候,總是叫一聲爸就沒有話了,上學去的時候,也是叫一聲爸就沒有話了,你知道你爸咋給我說的?”

              我好奇地問:“咋說的?”

              母親還是笑著說:“你爸說呀,呵呵”,母親笑出了聲,“你爸說你回到家里的時候叫他一聲爸,那意思就是說你回來了,有啥好東西都拿出來吧,你上學去的時候叫他一聲爸,那意思就是說你要走了,把錢準備好吧。瞧你父子倆呀……呵呵”。母親雖然笑著,可我的眼眶卻濕潤了……從那以后,每次回家,我總有和父親說不完的話……

              參加工作后,我除了留夠吃飯的錢,想把余下的工資交給父親貼補家用,可父親卻總是說:“家里不缺錢,你在外面工作,花銷大,自己拿著用吧?!彪x家時,我悄悄地把錢留下。

              記得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一個月的工資只有110元錢,除過吃飯,也就只剩下七八十元錢了。當我把第一個月的工資悄悄留給父親以后,感到無比高興,我終于可以掙錢養家了??沙龊跻饬系氖?,當我禮拜天回家的時候,父親卻送給了我一輛嶄新的“飛鴿牌”自行車,說是為了我回家方便。那時候,自行車雖不算什么奢侈品,但其價值卻是我三個月的工資啊。我知道,父親那樣做,只是想讓我活得更加體面些……

              父親啊,我的老父親……
            最新留言

            CopyRight:2007-2018 散文隨筆網 備案ICP:湘ICP備09009000號-6 http://www.bjyaj.com
            本站原名:百姓雜文網 現已更換網站名稱為“散文隨筆網” 域名為“http://www.bjyaj.com”
            原“百姓雜文網”的文章將不定時導入到數據庫,如有異議請聯系QQ:76004808 謝謝!
            歡迎【廣東省 廣州市】的朋友
            內容與素材部分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
            本站為散文愛好者的網絡平臺,所有發布的作品均無稿費,請您慎重發布,感謝您對“散文隨筆網”的關愛。
            敬告作者:請對自己的言行負責,遵守國家法律法規,不要發布違法類信息。

            分享按鈕
            雅安| 明水| 涉县| 福海| 长清| 大姚| 灵宝| 苍南| 巴林右旗| 松潘| 赞皇| 化隆| 全南| 上犹| 成都| 邵阳县| 日照| 天镇| 砚山| 滁州| 思南| 范县| 吴县东山| 周村| 峨边| 阳曲| 嘉禾| 巴盟农试站| 韶关| 盖州| 库米什| 佳县| 洛浦| 大陈| 平潭海峡大桥| 塔河| 盘锦| 普格| 太康| 大宁| 牟定| 邹城| 洱源| 浩尔吐| 察布查尔| 巫山| 武功| 尼木| 余干| 无为| 阜阳| 竹山| 永康| 巩留| 博乐| 南皮| 灌阳| 长垣| 左权| 叙永| 乌鲁木齐牧试站| 密云上甸子| 石首| 梁河| 涿州| 乐都| 秭归| 湘乡| 石浦| 济宁| 茶卡| 凤翔| 阿拉善左旗| 千里岩| 龙里| 河卡| 合川| 沛县| 孤家子| 碌曲| 清远| 三原| 奉化| 珙县| 苏家屯| 凉城| 西乌珠穆沁旗| 道县| 南县| 夹江| 泾县| 柘城| 高力板| 平舆| 乌审旗| 马鞍山| 天河| 费县| 温州| 鞍山| 皮山| 内乡| 仁怀| 龙陵| 蒙山| 楚雄| 南溪| 平阳| 喀什| 灵邱| 乌拉盖| 麻黄山| 台北市| 唐山| 谷城| 蛟河| 夏邑| 桃江| 拐子湖| 合浦| 古县| 榆中| 濮阳| 鄯善| 青岛| 肥乡| 杜蒙| 禄劝| 铅山| 赤城| 庆元| 苏尼特右旗| 马祖| 乌海| 一八五团| 大方| 伊通| 温宿| 布尔津| 雅布赖| 顺德| 汨罗| 桐乡| 灵武| 晋中| 宝坻| 九江| 泰山| 象州| 都兰| 通海| 成武| 广丰| 四平| 吉兰太| 平乐| 忻州| 上蔡| 广水| 南召| 阜阳| 滑县| 绥德| 通什| 靖宇| 崇仁| 莫索湾| 灌云| 鞍山| 丹江口| 惠水| 通化| 特克斯| 海拉尔| 双城| 吉兰太| 陇川| 弥勒| 大关| 祁阳| 定海| 广河| 广德| 秦皇岛| 海安| 饶阳| 崇庆| 临邑| 双江| 临汾| 沅江| 盐津| 肃宁| 西峰| 凤冈| 江口| 彭县| 星子| 玉屏| 宜昌| 宜昌| 临洮| 杭锦后旗| 武川| 北安| 福安| 利津| 江口| 廊坊| 溧阳| 云县| 大石桥| 阿拉善左旗| 草河口| 宜宾县| 达日| 镇宁| 建瓯| 连江| 英吉沙| 电白| 平潭| 黑山头| 东乡| 治多| 恭城| 哈密| 澧县| 温泉| 龙海| 葫芦岛| 铅山| 肇源| 宽甸| 沽源| 鄂托克旗| 金华| 民权| 天水| 沁源| 怀仁| 镇沅| 舒城| 朱日和| 察隅| 东兴| 太康| 北流| 旌德| 镇康| 呼和浩特| 遂平| 垫江| 天池| 临县| 浩尔吐| 江口| 寿县| 滨海| 文水| 彬县| 太平| 宜丰| 屯留| 绥中| 泌阳| 浦东| 招远| 马尔康| 鹤峰| 南沙岛| 休宁| 乌斯太| 岳阳| 白玉| 乐至| 赤峰| 开县| 梅河口| 太原| 高阳| 甘洛| 太湖| 定州| 涪陵| 襄城| 海伦| 察尔汉| 郧西| 凤山| 夏津| 察隅| 临澧| 勐腊| 晋洲| 尚义| 囊谦| 齐河| 索伦| 桂林| 合浦| 定海| 武都| 西青| 冷水滩| 镇海| 汾阳| 永泰| 武功| 焦作| 佛冈| 吉林| 汝阳| 赤壁| 常宁| 浦城| 汕头| 宁远| 余庆| 张家港| 桂林农试站| 抚宁| 景洪| 南漳| 大柴旦| 商河| 巫山| 吐尔尕特| 绥德| 醴陵| 奈曼旗| 无为| 赵县| 河津| 正阳| 老河口| 迁安| 秦皇岛| 蔡甸| 喀什| 泰山| 洮南| ??| 文县| 叶城| 瑞丽| 榆中| 保山| 黄山区| 宁武| 广宁| 抚顺| 范县| 灵璧| 广汉| 陆丰| 阜城| 乌兰浩特| 丁青| 青州| 茶卡| 藁城| 依兰| 大陈| 安定| 南川| 萧县| 九台| 龙山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安新| 景泰| 武清| 大佘太| 新余| 梁河| 包头| 天池| 五营| 罗平| 鸡西| 宜宾县| 大理| 怀宁| 盱眙| 托克托| 东方| 阿合奇| 香河| 枞阳| 南川| 翼城| 高县| 马公| 青龙山| 当雄| 丹寨| 枞阳| 漳州| 塔城
            看散文,微信掃碼